横扫澳门赌场

 

北京雜誌暢小姐,黃晶老師,香港財青專欄作家
 
 
20103年三月份「赌博旺运术」研发成功
 
我在奇摩拍卖场此法门的叙述中已对外公开:
欢迎对此法有兴趣者,报名跟随我至澳门见证此法的神验。
在四月七日至十日我出国,与广州学员廖小姐与其友人约定八号晚上在澳门银河赌场碰面,
随同者尚有两位,一位是香港财青专栏作家兼记者宋迪小姐,另一位是北京杂志社畅路小姐。
 
我离开澳门时间是十号中午一点二十分的飞机,
最晚在早上十一点三十分就须至澳门机场。
而四月九日中午起至隔日十号早上十一点是我和宋小姐及畅路最开心的时刻,
可说是我这辈子最开心的时光,我用赌博旺运法横扫澳门「银河」、
「新濠天地」及「威尼斯人」三大赌场,
砍了约十多桌赌桌,很多赌桌的荷官都输给了我,最多都连换三位荷官。
 
在九号晚上最精彩的一场百家乐,我连胜庄家九局赢得全场响彻云霄的欢呼声,
我彷彿是赌神在场真的是心想事成要什麽牌就来什麽牌,要五来五要六来六要九来九,
连最低点数一点都可赢庄家荷官两次,此尊赌鬼王降临我头顶,
赌场内的赌鬼亦败阵下来,所有赌鬼逃的不见踪迹。
赌桌最初由我与荷官对奕,宋小姐与畅小姐分别坐于我两旁为我鼓掌
,当我连赢四把时,两位小姐的掌声开始吸引旁桌的赌客前来观战,
见我气势如虹欲沾我旺气,借我旺气赢庄家荷官的钱。
 
依百家乐的规定,荷官首次发牌是閒家「我」要先发一张牌,
第二次再来发给庄家「荷官」自己一张牌,第三次又发给閒家一张牌,
第四次在给庄家一张牌,每人各得两张牌,主要是比两张牌的点数大小论胜败,
K、Q、J、10、皆作无点论,1~9为点数以九点为大以一点为最小。
若两张牌合起来点数不足五点者须补牌一张。
在第四局已有很多赌客将筹码压在我这裡,
依规定我「閒家」须先翻开牌示点数,再来才是庄家荷官翻牌。
 
此局我拿的牌是一张「十」,一张「三」也就是三点而已,
而庄家一翻开就是吓人的点数一张人头牌没点,另一张是八点,两张加起来就是八点,
全场压注我閒家的赌资不少,我心想完了!输了这局这麽多人的筹码将因我输光,
有的虽只有两千港币,但对大陆人士可是他一个月的薪水,
这麽多人都将希望寄托在我身上,由其是左右两位美女记者特地由北京来见证我的法,
我此时头冒汗珠,看见庄家八点我心早已冷了一半,
我将那一点微细的希望寄放在因未满六点须补牌一张的奇蹟上,
但我知道机会渺茫,因十三张的牌中,只有一张六能胜此局,
若拿五则与荷官和局不输,其馀十一张皆输,我会把很多人的薪资输了,
真的如坐针毡!我承办众生的感情压力已难负荷,来此藉机放鬆一下也倍感压力,
就在荷官发补一张牌给我时,我默唸真言:「嗡。沙尔哇…棒!…」令此牌为六点,
我随既将此牌翻开,在此同时众人异口同声的喊:「六阿!」
我翻牌落在桌面同时亦喊声六,此牌一翻全场掌声如雷!不增不减就是「黑梅六」。
我的点数为九点胜,庄家荷官八点败,这局荷官书万馀港币。
 
在这场连胜九局裡,类似不足六点须补张的牌局共有三次,
所补的这张牌真的是要什麽牌就来什麽,我这张赌桌由最初的四人,
因有两位美女掌声所吸引而来的赌客加入战场,人数居然聚赌到二十多人
,全部的赌客都将钱压注在我身上,二十多人喊叫牌声及掌声真的震撼全赌场,叫好声连连。
 
又有两局是相反情形,我拿的点数不是八点或九点,
反而是最小点,三张牌加起来就只有一点,一点也可胜庄家两局,
这两局亦是九局中的胜局之一。这局是我閒家先翻牌,两张牌的点数各为人头牌没点及一点,
而庄家两张牌为一张人头牌及十点,十点也是以无点论,故庄家点数就是没点,
依规定我与庄各须补牌一张,当庄家补一张牌至我面前时,我用眯的就是先翻开牌的边缘,
这张牌我最喜欢看到是边要有三个点数,
有三个点数出现时则可断定这张牌是六点或七点不然就是八点,
可是我失望了!我看到的是边四点,那代表这牌若非九点则为十点,
试想?九加一或十加一能是几点呢?当我硬着头皮以沉重的手翻开此牌时,
全场赌客是一声轻嘘叹声,大家共认没望输定了!
 
接下来换补庄家一张牌,庄家只落牌在桌上而已,
现场二十多位的目光全集中在这张牌上,异口同声的呐喊着:公!公啊!公..公,
叫公的声音如屠宰场杀猪声不绝于耳…〔公代表人头牌K、Q、J、或十点皆作无点论〕,
此时我左边第五位左右有一四十岁男子,因此局他压了三千港币在我这閒家,疑是紧张过度失控了,
身不由已的站起来,他举起双手朝天,一手握拳一手握着筹码就像隻跳跃而起的青蛙,
嘶叫着:〔公死你啊〕!他严重的层度连自己的喉声都跟着失控了,
这男子的最后一声响果然厉害!十足的乌鸦嘴,荷官牌一翻居然是公!
也就是庄家没点,这局的欢叫声让各位去幻想一下有多大声,
我惊恐的用双手捧起我面前五万以上的港币筹码,立刻跑人,
二美女见我跑人亦跟着我拔腿跑离赌桌现场,我须要让心臟缓和一下,
喝喝果茶三人就在旁边的好像是翠华餐听用餐,细数我的筹码居然破六万港币。
 
在离开澳门的前四小时,因昨晚的喜悦我们三人回到酒店大家都无法入睡,
想藉旺气在各自回国前再捞赌场一笔,随即搭车前往威尼斯人用早餐,
我笑着说今早的开胃菜先找一位具有衰像的荷官开刀,
拿到五千元港币我们在用早餐吧!二位笑着说:那我们去找吧!
 
一入局开始是来来去去毫无输赢,三十分钟中后我输了一万港币,
我想起观音菩萨的指点说:来澳门你要修此法,时间到了就来取钱
。我明白护法未到,于是我将双手暗结印于赌桌下,以唸力摄召金刚护法赌鬼王降临,
 
我先诵赞:灵指结方围,城内业债积;
关外迷君子,赌军救燃急。
再唸:嗡。。。唸金刚护法千年赌鬼王心真言
 
约五分钟后千年赌鬼王降临护持我赌运,
最后四十分中,每把只压二千港币的我居然赢了三万九千元港币
加上九号的六万元港币,九号及十号两日是我今生最开心的日子。
虽没上次的多,但这次是有北京二位美女记者财青专栏作家在现场见证的,
 
想我每把才压二千或三千港币就能赢这麽多,若在压大一点的话......我想从学员中找个传人,
承接我的位子,我可以退休了带着跟我有缘的人遨游山水之中。